公元前206年一月,项羽佯尊怀王为义帝,又言:“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将其迁徙到南楚地区的郴县(今湖南郴州)。

秦汉时候的湖南,还是一片蛮荒之地。项羽这么做,与其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还不如说是把“天子”给变相的发配边疆了。

郴州义帝陵:义帝徒郴 壁 画

接下来,就该给自己上尊号了。

项羽与范增商量,西周之尊莫若王,东周之尊莫若霸,合称霸王,则可用其名虚尊天子而下制诸侯也。

于是在公元前206年二月,项羽专制主约而宰割天下,先自立为西楚霸王,管辖梁(泛指战国时的魏境)、楚之地最富庶的九个郡,建都彭城。

按照古人的说法,西周天子乃是王业,东周霸主乃是霸业,秦始皇乃是帝业,项羽自立为霸王,便是选择了王业与霸业的结合物,一个四不像的怪东西。

另外再解释一下,古有三楚之称,即江陵为南楚,吴越为明末巨盗东楚,彭城为西楚。项羽定都彭城,故称西楚霸王。彭城地近中原,为天下南北之脊,处关外之形胜必争之地,更兼水陆交通便利,物产丰饶,‘稻麦一熟可资数岁’,足可供战守之资。项羽放弃关中,而选这里做都城,其实是很有深意的。欲成帝业,必据关中天府以扼天下之亢,而欲成霸业,则必须占住彭城这个南北通衢之地,以就近控制山东诸侯。

至于西楚所辖之九郡,历史上有很多说法,比较流行的说法是东海(今江苏连云港、扬州一带)、泗水(今江苏徐州及安徽宿州一带)、薛郡(今山东济宁一带)、东郡(今河南濮阳一带)、陈郡(秀伊美今河南周口、上蔡一带)、鄣郡(今安徽芜湖一带)、砀郡、南阳、会稽等九郡,基本上囊括了整个黄淮平原,国土大致占天下四分之一。(秦共三十六郡。)如此之军事经济实力,足够制约天下诸侯了。

封完自己,再来就是要想想怎么安置刘邦这个二号人物了。

这是一件麻烦事儿。论实力,论功劳,刘邦都均只在项羽之下,分的地盘太少,刘邦会有意见;太多,诸将会有意见,项羽自己也不舍得。

分在哪里,也是个问题。关中这个重要地方肯定不能给他,刘邦收买人心,早与秦人亲的跟什么一样,封他在这里,岂不是养虎为患?

要么把刘邦放在身边,把他的发家之地砀郡封给他?这倒是个好办法,但项羽依旧不舍得,这样刘邦的封国不就成了西楚的国中之国了么?再说砀郡太小,也实在给不出手,再搭上一个陈郡还差不多,但这样又太便宜刘邦了武萌战姬,还是不行!

事情难办了,损约则违人,固信则自违,为之奈何?

关键时刻,范增给项羽出了个主意:不如把巴、蜀及汉中三郡封给刘邦吧,这里名义上也属于关中之地,而且地方偏远,道路难行,不会对项羽造成什么威胁。

项羽一想,这方法不错,这样至少在表面上没有违背楚怀王当初的约定,而且巴蜀与汉中占关中三大粮仓(渭河、巴蜀、汉中)之二,路虽难走,地盘却够大,吃穿也不愁,多好,我项羽对刘邦也可算唢呐舞台车是仁至义尽了。

于是,项羽封刘邦为汉王,辖巴、蜀、汉中三郡,管四十一县,建都于南郑(今陕西汉中市)。

唉,本以为项羽糊涂,没想到号称善谋的范增也没比他强多少,刘邦军中多为山东之人,灭秦之后,他们也是很想衣锦还乡的,可如今却被项羽发配到那远离家乡的汉中,他们能不日夜思归么?对中国人而言,世上最折磨人之物,便是思乡,思乡到了极点,不想造反也要造反了,更何况刘邦本来就志在天下,一遇风云岂能不化为龙?依我看,项羽还不如把砀郡与陈郡分给刘邦德古拉元年2不拍了,这样就近还好控制些。当然,历史不能假设,我们在这儿瞎想,都是事后诸葛亮,一点用没有。

再下来,就是关中之地该怎么办了寻芳习家池。这个项羽早有打算,就封给章邯、司马欣、董翳三个秦国降将吧,以秦治秦,既可防秦人作乱,又可防备刘邦之汉军东进,此真一举两得之妙计也。

于是,项羽将关中秦地一分为三:

秦将章邯,弃暗投明,灭秦有功,封为雍王,建都于废丘(今陕西兴平),管上秦三十八具,辖咸阳以西的地区,大致包括秦的内史西部、陇西郡和北地郡。

秦将司马欣,多年前曾对贵州旅游,乜,水瓶座女生项梁有恩,封为塞王,建都于栎阳(今陕西临潼),管下秦一十八具,辖咸阳以东的地区,大致拥有秦的内史东部。

秦将董翳,劝章邯投降有功,封为翟王,建都于高奴(今陕西延安北),管中秦三十具,辖有秦的上郡。

秦地三分,从此,关中又称三秦之地。

几个大难题解决后,剩下的地就好分了。

项羽的头号大将英布,战功赫赫,封为九江王,建都于六县(今安徽六安),统治楚国南部的九江郡四十五县。

楚将吴芮,英布的岳父,率领百越各部落协同诸侯作战,又从入关,颇有战功,封为衡山王,建都于邾县(今湖北黄冈北),大致领有楚国南部的衡山郡地区。

义帝的柱国共敖,率军击南郡有功,封为临江王,建都于江陵(今湖北黄冈),大致统治楚国南部的南郡等地。

由于项羽本人统有以前魏国大部分精华地区,乃将魏王魏豹改封为西魏王,建都于平阳(今山西临汾),管辖河东、太原、上党三郡。

赵将司马卯,平定河内有功,封为殷王,建都于朝歌(今河南淇县),管辖黄河北部的河内郡三十二县。

赵将申阳,本为赵相张耳的心腹大将,因平定睡睡瘦减肥产品河南有功,封为河南王,建都于洛阳死神在异界,领有三川郡二十县。

赵王歇,没有随项羽入关,功劳算小,但因为他是赵国王室之后,故将其迁徙于代地,仍号为赵王明星胸,统治赵国的北部地区(代郡、雁门郡、云中郡)。

赵相张耳,声望高且富于智谋,又随项羽入关,提供不少佳策,故封为常山王,将赵都信都(邯郸城已为章邯所毁)改名为襄国(今河北邢台),作为常山国的首都,统揾啖食治赵国的东部地区(邯郸郡、巨鹿郡、恒山郡)。

韩王成,没有随项羽入关,功劳算小,故仍称韩王,但不能去到他的封地颍川郡去,实际上项羽变相吞并了韩国。(张良气死了)

燕将臧荼,随从楚军解除巨鹿之围,功劳颇大,封为燕王,建都于蓟(今北京),统治原燕国的西部地区(渔阳郡、上谷郡、广阳郡)。

原燕王韩广,没有随项羽入关,功劳算小,故将其迁徙于辽东,改称辽东王,建都于无终(今天津蓟县),统治原燕国的东部地区(右北平郡、辽西郡、辽东郡)。但韩广不愿东迁就国,臧荼只好把他给砍了。

齐将田都,当年主动叛齐救赵,随同联军入关,功劳颇大,封为齐王,建都于临淄,统治齐国的中部地区(临淄郡和琅玡郡)。

齐将田安,齐国王族嫡系后人,巨鹿之战前攻击济北数城,并引军投降项羽,故封为济北王,建都于都博阳(今山东泰安东南),统治原齐国的北部地区(济北郡)。

齐王田市,原本就是田荣的傀儡,存在感极差,意思一下封他个胶东王吧,以即墨(今山东平度东)为首都,统治齐国的东部地区(胶东郡)。

齐国被分成了三块,却没有齐地首席军事强人田荣的份儿达瓦里希是什么梗,因为他先不助项梁攻秦,后不助项羽救赵,之前还与宋义打的火热,项羽最讨厌这个人了,所以什么爵位没有,哪儿凉快哪去。

另外还有个赵国大将军陈馀,本与张耳为刎颈之交,后因救援巨鹿问题关系破裂,故弃将印离去,隐居在南皮,未曾从联军入关,故啥爵位没有,也一边儿凉快去。

然而,在入关赵军将领中有不少是陈馀旧部,他们同情老上司,因而游说项羽道:“张耳、陈馀,一体有功于赵,今耳为王,馀不可以不封。”项羽乃将陈馀隐居所在地南皮(今天河北沧州一超级神基因sodu带)附近的三个县封给他去养老。

另外,衡山王吴芮手下大将梅鋗,也曾率领一支独立的部队建立军功,故封为十万户侯,辖地在岭南一带。

至此,蛋糕分配完毕。

貌似很公平,其实不然。

此次分封,项羽乘百战百胜之威,而执诸侯之柄,手袭天下以王豪唢呐舞台车杰而宰制之,看起来豪情万丈,风光无限,土豆兔盲盒实际上暗藏了很多不得已的苦衷,莫为人知。

事实上,分配秦亡之后的大蛋糕,并维持分完后的新秩序,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问题是:如何将分配蛋糕尽量做到公平,这太难了。诸侯诸王与随同项羽入关的诸侯诸将,在面对诛灭暴秦的大原则问题上,可因仰仗项羽的威势而团结在他身边,但当大家共同的敌人暴秦已灭,内部的利益纠缠以及私人恩怨就会不失时机的浮上水面。即“人民内部矛盾”转化为了“争夺利益的矛盾”,在这样的敏感问题上,项羽即便做的再公平,恐也无法满足某些人的胃口。因为在那个私利膨胀的乱世,诸侯们的野心是无穷的,跟这些手握重兵的军阀与地方豪强们讲公平,无异对牛弹琴。

基本来说,在处理公平这个问题上,项羽最终选择了“战功”作为分配原则,这实际上是在照顾那些手握重兵的实权派,而伤害了原诸侯诸王的既得利益,如此势必引起原诸侯诸王的抵触情绪,造成刚万一奥特曼打不赢小怪兽太平下来的天下再次陷入混女人私处乱,但项羽却不得不这么做,他这叫两害相权取其轻,得罪实力较弱的诸侯诸王,总比得罪手握重兵立有战功的诸侯诸将要好的多。

由此可见,项羽虽然实施的是西周的封建制,但他所面对的问题明显比八百年前的周公旦要复杂的多,周公旦可以依照严密的宗法制度和血浓于水的宗族情谊来分封天下,项羽却多胎丸只能靠自己的武力来慑服封在各地的骄王悍将,其中的难度,可向而知。

事实上,如何处理异姓王,这是汉代、清代等强势王朝都很难解决的问题。作为政治经验匮乏的项羽,处理起来就更加捉襟见肘了。黑格尔曾说:企业信使运营管理平台“在世界史中凡是开创新世界的新英雄们的情况一般都是悲剧性的。”项羽毁灭了一个旧时代,开创了一个新秩序,便注俄罗斯少女定要为那更完备的汉代新秩序去做一个悲剧的垫脚石,同时也注定他与虞姬“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理想终将只是一个梦想而已

(本文资料,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